3rd Year Week 6 HT06

Topic: Continuing Education

工人日报:成人教育,历史使命已经完成?

招生越来越难,文凭也越来越不值钱这种困境实际上是成人教育商业化、利益化的结果。有专家称,成人高教从诞生第一天开始,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人教育。

  冬天到了,与天气一样让人感到寒冷的,是我国的成人教育。

  随着今年各地成人高考分数线的陆续公布,成教录取分数线过低成了近来人们讨论的热门话题。

  来自北京的报道,在北京22个成人高考录取分数线中,体育类的高中起点升专科分数线最低,录取分数线最低定为78分。这就意味着该考试折合成百分制每科得分不到18分。

  18分也能上大学?这种疑问显然不是针对北京或某一个地方而言。一些教育人士甚至据此认为,成人学历教育已经完成其历史使命,转型将是必然趋势。报考人数遭遇寒流

  从今年成人高考结束,来自全国各地的消息就不容乐观。

  黑龙江省,成人高校招生报考人数持续下滑,今年与去年相比,减少了6000多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报名人数没有招生计划多。招生计划总数为57198名,但报名人数只有53289人,缺口近4000人。

  湖南省,由于成考报名人数与录取人数相差不多,一些学校吃不饱成不争事实。

  不仅仅在上述地区,在上海、福建、广东、广西、重庆以及江西这些向来以考生数量大而著称的省区,也都无例外地出现了类似情况。

  有关专家指出,成人高等教育的产生,是我国高教发展特殊时期出现的一种新生事物。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我国恢复高考制度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高等教育是稀缺资源。庞大的考生数量和比例较低的录取率之间的矛盾很难解决,这时候成人高等教育应运而生。

  然而,1998年普通高校扩招以来,成人高等教育风光不再。

  教育部成教司一位官员说,成人教育是在职人员提高自身素质、随时充电的重要途径,它是继续教育、终生教育的一种重要形式。而在我国,长期以来成人教育主要是以学历教育为主,带有浓厚的文凭补偿性质。

  他表示,以前社会对学历的要求不高,使许多中专毕业生、普通高考落榜后先进入社会再根据需求选择进入成人院校学习,以提高自己的学历。近年来普通高校扩招,高考录取率逐年提高,报考限制越来越少,更多的人参加了普通高考,进入普通高校就读。此外,自学考试、网络教育等在一定程度上也分流了一部分成人高考生源,成人院校的生源开始枯竭了。招考招生舞弊严重

  报考人数的下降,还不是目前成人高考问题的关键。实际上,近些年来成人教育中所暴露出的很多问题,更应该引起人们的关注。

  今年的成人高考,先是有黑龙江省近7000考生集体移民赴吉林赶考作弊被媒体曝光,紧接着又传来北京大兴考区数百成考生涉嫌短信舞弊事件。

  更可怕的是,成考舞弊已从最初的请枪手替考升级演变为从组织报名、选择考点、雇用枪手、群发信息以至安排住宿的一条龙服务。

  学生为了得到一纸文凭,并没有真正的学习动力。成考的目的就是为了混文凭,有这样的学生,就有相对应的老师:我也从来不期望这些学生能从我这里学到东西,每次上课都是说完就走。短视毁了成考

  专家为此指出,集体移民、集体舞弊事件的发生,表面上看是由于考试监管不严所致,实际上是成人教育商业化、利益化的结果。在一些高校中,成人教育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学校敛财的重要手段之一。

  秦老师是北京某著名高校的一名工作人员,在这所北方著名的高校成人教育学院中,他已经工作近二十年了。

  回忆起上个世纪成人教育曾有的盛景,秦老师一直忿忿不平:是学校的短视毁了成人教育。在学校某些领导的眼中,成人教育只是一个副产品,是学校增加收入的一棵摇钱树。

  不过,秦老师也承认,由于国家基本上不控制成人招生指标,很多成教学院因此滥招抢招以牟取利益。因为生源紧张,很多成人院校只能不断降低招生标准,一些地方甚至通过放宽考试环境,默许、纵容考生作弊,甚至提供从报名到作弊一条龙的服务来吸引考生。

  市场决定人才的含金量。现行成人教育体制还带有计划经济的色彩。西南师范大学黄西林教授认为,从长期发展的角度来看,一所大学在招生上出现几个不同的标准,导致毕业生的水平相差太大,这对大学本身的发展不利。

  这种不利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成教文凭的贬值。

  小孙去年就从成教学院毕业,但一年多了,学计算机专业的他,却屡屡被用人单位拒之门。许多用人单位一听说他是成教毕业生,连简历都不看。小孙感慨地说:现在这年头,正规大学毕业生别人都看不上,成教生就更受歧视了,谁还愿意去读成教呢!成人教育如何转型

  不过,与社会上成人教育已到穷途末路观点相左,中国成人教育协会会长朱新均却坚持:要使全民综合素质提高,大力发展成人教育是必要的。在新时期,成人教育的发展要全面放开,让市场机制起作用,优胜劣汰,促进成人教育的创新发展。

  广东省成人教育协会会长、广东省经济管理学院院长谭泽中先生也认为,如果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定义的成人高等教育的33项指标来衡量,中国的成人教育明显是不合格的。

  但无论持何种观点,专家们都赞同一点:成人教育应该转型了!

  成人教育已经被畸形化了,已经失去了成人教育的世纪意义,企业对成教文凭歧视也就不足为怪。北京教育协会的郑宾老师这样认为。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的刘慧珍教授更直言不讳:讲严重一点,应该取消高校中成教院这种设置。

  而华东师大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所长石伟平则认为,目前普通高校举办成人教育都是沿用普通高等教育模式,在教学计划、课程设置、教材选用、教学方法等各方面都采用普高教育的成规,强调基础理论,忽视基本技能和应用能力的培养,缺乏针对成人的教育特点。

  专家表示,成人高教从诞生第一天开始,就不是真正的成人教育,因为它不是为已经工作的成年人提供一个继续教育的平台,而更多是为普通高考落榜生提供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现在,是成人教育回归本位的时候了。成人教育要定位于社会需要什么人才,人们需要什么新的知识技术,成人教育就提供相应的服务才能有发展。这是武汉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尹作金研究员的看法。
 
来源:《工人日报》 (责任编辑:史江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