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鐵路服務,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 凱迪網路

 

說起中國的鐵路服務,是讓人骨子裏憤怒的。這麽龐大的一個國有全民性質的交通服務機構,什麽時候才能真正完全走向市場化呢?我作爲一名多年來一直支援中國鐵路事業發展和賺錢的鐵路消費者,知道鐵路的一些問題和不足,憋在心裏,總想找個時候把它說出來。

一、中國鐵路進出站都檢票,防人甚於防賊。中國的公路客運,是買票進站,進站是需要檢票的,出站是免檢票的。中國的民航客機,也是買票進站,進站需要檢票,出站不需要。爲什麽公路和民航,可以做到出站免檢票,中國鐵路就不能做到呢?是中國鐵路閒人太多閑著沒事幹才想出來的這一招,還是防止乘客逃票而加強管理呢?或許這兩方面的因素都有,但養閒人和防逃票都會提高鐵路成本,勢必導致管理混亂,人浮於事,效率底下,甚至年年虧損,反市場化而行之,爲什麽不徹底改革,取消出站檢票制度,符合市場規律呢?

非不能也,是不爲也。這是中國鐵路的低能官商寫照。

二、中國鐵路春運漲價,非春運卻不降價。明知道春運人多,鐵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漲價,硬座漲15%,臥鋪漲20%,就像殺豬一樣,每年春節都要宰一回,管他痛不痛。逢到不春運時,民航可以降價,招徠乘客,鐵路就不成,寧願空車,寧願人爲虧損,也不願意有折扣,更不願意與汽車和飛機爭客戶,還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這樣做怎麽能夠走向市場化呢?怎麽才能營造一個公平有序的競爭環境呢?相反,春運客流量大,按照市場規律,不但不應該漲價,更應該降價,降個15-20%才能夠刺激消費者出門選擇火車,而不是選擇飛機和汽車。

中國鐵路,想教人不生氣,實在給不出一個理由來。

三、臨時列車,服務也臨時。中國鐵路的臨時列車,一慢、二髒、三服務差。正如中國鐵路號稱的快車優質優價一樣,臨時列車是劣質低價。只要低價,只要坐上這輛車,就別提多窩囊了,沒有列車員給你送開水,沒准車窗還漏風,廁所要麽關不上,要麽打不開,更有甚至兩個廁所他永遠只開一個。我曾經調查過一次,有一趟北京列車段開出的臨時列車,車上的乘務員也是臨時抽調的,甚至是下崗職工臨時上崗的,糊裏糊塗什麽也不懂,列車長和乘警只知道賣餐車上的午夜茶座,你掏錢你就是乘客,享有臥鋪與掏小費有關,他們的嘴臉也是一副死豬不怕熱水燙的模樣,我經歷過,也憤怒過,但卻奈何不了他。

中國鐵路,從來不拿乘客當消費者,買的永遠沒有賣的精。沒辦法,民意起不了關鍵作用,所謂鐵路消費者聽證制度,多半是個擺設。

四、列車進站停車也停廁所。在列車上,只要是進了站,他們就會鎖上廁所,哪怕是停車10分鐘,照樣不開,不管有沒有人憋不得尿。爲什麽中國鐵路這麽落後呢?中國早在清末就開始修鐵路了,百年之後卻不能改變列車停車進站不開廁所的先例,長期下去,中國鐵路的名聲因此也就好不起來。

五、無座票與有座票同價。這是中國鐵路的強盜邏輯,你只要上了車,有座無座都享受同樣的價格。相比之下,臥鋪還好一些,上鋪最便宜,中鋪貴一些,下鋪更貴,層次分明。可無座與有座之間的價格,就是不區分,少一分也不行。我們買書還知道精裝本與平裝本的價格不一樣,中國鐵路的官老爺們爲什麽不從一名乘客的角度想問題呢?有座全價,無座半價,爲乘客謀利益也是國有鐵路的爲人民服務的一種方式,一種可貴的行動,爲什麽不試試呢?

六、必須憑火車票購買站臺票。送站,要憑火車票買站臺票,這一無理規定無非是防止有人借送站之機不買票乘車。這本是鐵路內部的管理問題,現在卻把它當成乘客的負擔推在乘客的身上,實在是不合理,霸道。鐵路既然是全民的,就應該對全民的方便負責,民衆什麽時候需要進站送人,接人,就什麽時候買站臺票,全國鐵路都應該一樣,別再有那麽多的無理限制。

七、鐵路食品價高,從不主動給發票。鐵路不是經濟特區,爲什麽一盒同樣質量的速食,在列車上就可以漲價一倍,甚至兩倍?北京開往杭州的T31/32次速食是15元一份,到了另一列開往杭州的 Z9/10次速食賣到20元一份,從來沒有見過他們主動給過發票。即使到餐車吃飯,價高不說,每次都是索要,才給予發票。以往,他們是從來說是沒有發票的,多虧有乘客打類似的官司,鐵路才想起來他們是經營者,乘客是消費者,經營者有向消費者提供發票的義務,法律面前他們不敢隨意糊弄了。

八、鐵路法院讓乘客打不贏告鐵路的官司。乘客打不贏鐵路官司,主要是鐵路家裏開著法院。正如一個企業來說,如果他開著法院,你找他打官司,不是與虎謀皮嗎?如果按照鐵路開法院的思路,那麽銀行、汽車公司、航空公司、石油公司、保險公司、郵局等等,都應該開著形形色色的法院,誰來打官司都不怕,老子就是法官,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嘴唇,誰奈我何?

九、火車站站臺上取消供乘客免費洗臉刷牙上廁所的洗手間。火車票越來越貴,火車站越建越氣派,可是你在站內,下了車,想找個洗臉刷牙的地方很難。在車上,人多,地方狹窄,洗漱不方便,下了車同樣不方便,只有出了站才能找到洗手間,而且免費的洗手間多半不衛生。在上海站,站內找廁所簡直比登天還難,你問人家死人一樣臉色的站內穿鐵路制服的工作人員,他一是不耐煩,二是輕易不告訴你,仿佛他們從來不上廁所----難道他們是死人?三就是瞎指點,弄得一些乘客憤怒極了,隨便在站內找個地方隨地小便,誰讓你們上海人的上海站還講衛生,還揶著藏著廁所,憤怒極點和失去理智的乘客就狠狠地報復你們當然也有憋著出站的,可是出站的火車站門口的廁所是收費的----同樣不給發票(收據),不給錢不讓進,一分錢難道英雄漢。這就是上海人的精明與惡劣,北京火車站的廁所,以及更多的公共衛生間,都可以不收費,借用路人的一句粗話說,你他媽上海的鐵路廁所就值錢了,以製造緊缺的計劃經濟方式有償供應廁所,而不管什麽是乘客至上,服務第一,算什麽國際大都市。

十、鐵路員工乘火車免票。對此,我想說他們憑什麽有這個揩油特權,憑什麽占國有全民機構的這個便宜,何德?何能?按照他們的這個邏輯,電信員工可以免費打電話,郵政員工可以免費寄信,銀行員工可以免息貸款,電力員工可以免費用電,自來水公司可以免費用水建議全國性地取消鐵路員工的免費乘車證,誰坐車誰買票,國家又不是不發你們工資,憑什麽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搞特殊化,搞私有化!

十一、臥鋪換牌,多此一舉,勞民傷財。經常乘坐火車臥鋪的人都知道,上了火車一個小時之內要拿火車票換臥鋪牌,一旦來不及換,一個小時後該臥鋪就有可能被列車員賣掉。本來,一截車廂裏到底有多少個臥鋪位,多少名乘客上車,一目了然,可是中國鐵路卻發明了一個換牌的拙笨辦法,難道只有換牌才能知道有沒有剩餘臥鋪,列車上的工作就這樣墨守成規,效率低下,沒有突破?換牌制度不合理,一是給乘客帶來麻煩,不方便;二是對來不及換牌或其他種種原因沒換牌而鋪位被賣掉的乘客造成經濟損失,是有失公平的霸王合同;三是鐵路人員工作效率低下,把本來應該列車工作人員做的工作轉嫁到乘客身上,是典型的不作爲,失職行爲。

以上羅列的僅僅是我所眼見和知道的一些現象,說十一宗罪並不一定就是十一宗,或許還有二十宗,甚至更多,我希望我們每一位乘坐過火車,或者經常乘坐火車的人,能夠處處留意一下,多找些中國鐵路的問題,我相信,只有通過經常曝光鐵老大的這些問題,才有可能改進他們的工作和服務,才能使其更有效率,更能體現公平,更具市場競爭能力。批評它,是爲了它好,說明我們消費者還有耐心,還希望看到中國鐵路的光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