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 Year Newspaper Reading 07HT Week 4

和諧社會應該是多元的

  中國目前正在掀起反思改革的辯論,民間有改革是既得利益團體的改革之抱怨,評論界有改革再次走到歷史的十字路口之憂思,地方官員有行政十弊的反省,中央高層有決不能犯下歷史性錯誤的警告。雖然各方角度不同,但共同聚焦在一個點上:如何實現社會和諧。

  和諧的社會,必定是一個多元化社會。在任何利益團體都不可能一枝獨秀、一權獨攬的制衡機制下,共識也就是常識便成為國家政治的軸心,社會便能實現和諧。

  中國現時代的不和諧因素,很大程度上可能歸結於社會的二元性質,即崇權與拜金。體制內的人全力爭權,體制外的人極力掙錢,衍生出的是浮躁情緒、極端主義、貧富分化和富人窮人皆缺乏安全感。

  社會多元化的元,更多地是指人生價值觀的多樣性,是說人們對成功、幸福的含義有不同的理解和彼此的尊重,對生命價值的追求有多種途徑,有各奔前程的餘地。社會分工細微、職業種類繁多但價值觀單一的社會,並不是多元社會。沒有人會把 1911 年以前的中國和文革時期的中國說成是多元社會,原因在此。

  把大眾從追求權與錢的小道上疏散開來,滋育更豐富的人生價值觀,也許是建構和諧社會的關鍵。換句話說,就是要實現從二元社會到多元社會的轉變。

  不和諧出自二元價值

  從 1978 年以前政治掛帥的一元社會,到向權靠和向錢看的二元社會的轉變,是中國改革開放 20 多年來的成果之一,不僅促使全社會接受了市場經濟理念,消除了造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的現象,也把中國的經濟推向超英趕美的航道上。

  不過,二元價值觀現在似乎已走到極限,開始成為社會不和諧的誘因。當權和錢成為檢驗成功的唯一標準後,人們便你推我擠地奔波於仕途和錢途兩條小徑上。

  這兩條小道的容量相當有限,能夠如願的人更是少數,大部分人似乎都有人生的路怎麼越走越窄的焦慮感。有種說法很普遍,如果 40 歲左右還沒升到黨政處級、沒達到管理中層、仍在從事專業工作的話,往往被視為沒什麼前途了。如此單調且苛刻的價值取向,擠壓出的自然是浮躁。一個浮躁的社會,難免出現這樣那樣的暈頭現象。

  體制內的暈頭現象,表現在媚上和霸權上。無論在行政系統,還是在教育、醫療、國有企業等公家領域,升官是多數人的第一志願。上級領導決定升遷的制度,帶出的是媚上風氣:讓領導滿意,替領導擦鞋。

  道德風氣被毒化

  與此同時,面對虎視眈眈的後進者,當權者又以霸權方式維護既得利益,比如上級拿下級的權,正職攬副職的權,其結果是人際關係高於政令法律,私利的秤砣重過公益,從政為官的衝動超過執政為民。用溫家寶總理的話說是,毒化政風、行風和社會風氣。

  體制外的暈頭現象,則表現為為錢而敢於裸體,笑貧不笑娼;為富不仁,如挖煤開礦而無安全保障,拖欠勞工工資,收保護費、管理費而不提供相應的服務。

  當然,最隱蔽的暈頭現象權錢交易而生腐敗。比如教育上的亂收費、醫療上的高收費、土地買賣中的高收低支,都是為了集體但不是為了大眾著想的霸道行徑,把公共職責變成部門謀利渠道,把執法之途演變成生財之道。

  很多人都已意識到貧富差距拉大、社會安全感下滑、腐敗現象蔓延、教育醫療昂貴、精英和大眾關係緊張等是中國目前急需解決的問題,但似乎沒有完全診斷清楚病因,開出的藥方仍是比較老套的,比如要富人投資慈善,要官員關切百姓疾苦,要城市發善心反哺鄉村。

  以正義和道德來解決新問題,願望固然善良,卻是極不可靠的。從歐洲發達國家的經驗看,唯有多元利益制衡,才能最大限度地聚合社會共識,形成活躍而穩定的和諧。

  多元制衡才是可靠的和諧

  企業家以追求利潤為首要,環保者以維護人與自然的和善為己任,傳媒人以告訴真相為理想,法官以實現社會公正為追求不同人群和組織都有其特殊的使命和專業特質,只有讓這些不同道者在充分施展拳腳的基礎上共謀,才能交鋒出共識,形成活躍的制衡,由此妥協出的解決方案一般不會出偏差。

  英國高校和中國高校一樣存在經費不足問題,不過英國政府在決定把學費提高之前,進行了三年多時間的公開辯論。低收入家庭認為這將迫使自己的孩子放棄上大學;中高收入家庭認為這不公平,因為他們已繳納了很多稅,再繳納學費是對自己的盤剝;左派政治家認為教育是實現人人平等的前提,應該由國家負擔;企業家認為交學費是對個人前途的投資,終身有回報;大學校長抱怨經費不足招徠不到世界一流學者,教學質量不高會影響國家的競爭力。

  各種意見都得到表達,都很有道理,但高校經費不足問題總得解決,最後妥協出了高校收費法案,規定每個學生每年學費 1000 英鎊提高到 3000 英鎊。其中有很細緻的計算方法,比如按照家庭收入確定貸款政策,低收入家庭比中高收入家庭得到的優惠要多一些,貸款 20 年不能償還可以赦免等等。

  勞資間的糾紛任何國家都存在,多元社會卻能通過一定程序同時保障勞工的罷工權和雇主的解聘權。在英國,如果雇主不能滿足工人的加薪要求,可以罷工。但是,不能說罷就罷,那會讓雇主措手不及,損害經濟利益。

  首先,工會必須投票,多數人同意才有罷工的合法性;接著,工會把罷工時間和期限通知雇主,給雇主至少兩周時間準備。如果雇主和工會仍不能妥協出解決方案,之後便提交政府來調解。政府無權決定罷工與否,充其量是和事佬。如果政府調解無效,罷工方能進行。罷工期間雇主不發工資,之後雇主才可實施解雇計劃或者滿足工人要求。一般來說,工人和雇主在政府調解下都能達成妥協。

 

文章來源::《聯合早報網》2006-03-07 (有刪改)

http://www.zaobao.com/special/forum/pages3/forum_zp060331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