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 Year Newspaper Reading 07HT Week 8

沒有代溝也不對

    如今,美國的許多父母和孩子穿成一個模樣,聽著同一首音樂,還成了推心置腹的朋友。然而,社會學家認為,家長與孩子之間沒有一定距離,即家庭代溝的完全消失不見得是好事。

    兩代人之間成了朋友

    賓夕法尼亞州斯沃莫大學的新聞系主任湯姆克拉頓梅克,和16 歲的女兒有共同的愛好,他們一起聽音樂,饒有興趣地談論流行文化。湯姆說,我從來不會對我的母親說,嘿,瞧,威澤的新歌輯有多棒!你喜歡嗎?我和父母之間有很大的隔閡。的確,他小時候,從衣著髮型,到音樂欣賞、各種娛樂活動以及對生活的期盼,與父母都無法溝通。但到了今天,這個鴻溝在美國的許多家庭變得越來越小。

    平等地相處無疑使家庭成員的關係更密切,那種前一代人不可想像或者讓人感到彆扭的、涉及到性和毒品的對話,如今都已習以為常。父母和孩子的交流有一種同志般的友情,當今的賀卡也總寫著這樣的話贈給我的母親,我最好的朋友!

    面對越來越小的代溝,美國家庭專家卻提醒父母:這種新型的父母子女關係,固然可以加強雙方的溝通,增加家庭成員關係的和諧,但它也可能會減少孩子對父母的敬重。賓夕法尼亞安維爾黎巴嫩谷大學的心理學教授凱利拉古娜說,現在的不少父母正在面對一變化不知所措。

    代溝縮小原因多

    家庭研究者認為,20 世紀 60 年代可以視為代溝狀態變化的一個分水嶺,當時的那場劇烈的文化變革促使了人人有話就說的更加開放思想的形成。湯姆認為,現在大約 40 歲左右的父母,是劇變之後的一代,他們和10 多歲的孩子交流起來更容易,而且,共同的興趣讓今天的家長感到樂趣無窮,現在的美國家庭中出現更多的一個詞是樂趣,而過去則是義務責任

    今天的父母無論是外表還是語言,都更富有青春氣息,他們的衣服和髮型都更隨意,這有助於跨過縫製上的年齡差異。

    共同的愛好也縮短了雙方的距離,馬裏蘭州的卡西和菲爾多爾比夫婦,每週至少有一晚上帶著3個孩子在攀岩俱樂部度過,我們討論各種攀登法,有時還涉及到其它話題,我們之間的親密程度真是無法形容

    印第安那大學的家庭研究教授羅伯特比林罕姆教授說,這種交談的正面影響,是可以使父母親意識到孩子也許有重要的想法和感情,但其副作用是,決定權轉移到了孩子身上,父母我得儘量讓孩子高興的想法,取代了我得最恰當地盡家長的義務

    由於現在的父母親多忙碌地工作,他們心裏會有一種內疚感,因此不想更多地約束孩子。時間緊張的父母親還鼓勵孩子獨立,讓他們從小學會對自己負責,經常說我們相信你會做出合適的決定,而對孩子們是否樂於承擔責任卻暫且不論。

    上個世紀的自尊運動也影響了家庭形態,一些家長擔心對孩子的限制會傷害其自尊心。那麼,這些家長就要冒一定風險,因為很可能出現這種局面:家長們在孩子心中是軟弱無能的,以致家長自己也感到在家中失去了控制權。加州佩珀代因大學家庭中心主任丹尼斯洛韋認為,做父母的都竭力想保持平和,避免爭論,但這樣做會失去教育孩子如何解決衝突的機會。

    家長不應失去身份

    專家們普遍認為民主化的家長作風有其優點,但對那些幾乎沒有界限或一味遷就孩子的家庭數目越來越多深感憂慮。

  也許民主的態度並不壞,只有當它搖擺得太遠時,才會導致喪失對孩子的約束管制。當這種民主的態度導致過度的放縱時,問題就會接踵而來。洛韋認為,過度的放縱實際上是一種忽視觀的信號,它忽視了價值觀,忽視了教育機會,忽視了父母與孩子之間應有的關係。人們需要崇尚適度的規矩和做事的準則。

    洛韋發現一些父母即使在孩子非常小的時候,就試圖培養與孩子的友誼,7歲男孩不叫媽爸,而直喊嘿,加利。這種作風可能會讓孩子把這種習氣帶到與老師、上司和其它有權力的人的關係中。

    不過,令人鼓舞的跡象也存在。一本即將面世的書《家庭如何舉足輕重》的作者佛恩本特森,研究了幾代人的變化,結果發現,現在的人們似乎對兩代人之間的分岐態度更寬容。我自己就曾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叛逆者,所以,我可以接受我兒子追求獨立甚至是叛逆的行為。洛杉磯南加州大學教授本特森說,根據我的經歷,他也會從叛逆中長大。

    專家普遍認為,做父母的不要一味地追求做孩子們的親密夥伴,他們仍需樹立權威和管教者的身份。我認為我們並非在走回頭路,回到以前的好日子,那時做父母的支配一切,孩子們緊閉著他們的嘴,比林罕姆說,我們正朝著平衡的方向發展,父母再一次被視為父母,而不是孩子的伴侶。孩子們也正在被視為是非常可愛非常有價值的家庭成員,不過,孩子卻不應有做父母的那種權力或威嚴。

文章來源:新華網 2002-06-18 10:04:52 

http://news.xinhuanet.com/st/2002-06/18/content_445653.htm (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