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 Year Newspaper Reading 06MT Week 5

能源和空气污染的挑战

 

  当前,发达国家的能源消费占全世界的70%,而且一直在持续增长,但预计未来世界能源需求增长的2/3将来自发展中国家。这一增长的一大部分将用于满足最基本的能源需求。目前大约54%的发展中国家国民仍然不能得到高质量的现代能源和燃料,他们依靠木柴、牛粪和秸秆等传统燃料做饭和取暖。至少有16亿人的家庭没有电。

  如果用我们当前的能源结构去满足预期的世界能源需求增长,那么就会对生态系统和人体健康产生一系列的风险,而且由于石油价格持续攀升所带来的严重经济困难将危及国家和人类社会的安全。

  因此,我们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在不影响能源需求特别是穷人能源需求的前提下,提高能源效率,通过迅速推广低污染或无污染能源,来满足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

  空气污染的许多影响是全球性的。空气污染物可以长距离传输,并会损害人体健康和动植物群落,导致酸雨、淡水湖泊的富营养化以及全球和区域气候变化。在某些情况下,受到能源排放污染物影响最大的往往是穷人,而穷人却是排放空气污染物最少的人群。

  要让世界转向更安全的能源生产和使用模式,我们需要制订明确的国家和全球政策。这些政策必须致力于为穷人拓宽获得能源服务的便利条件(包括使用更清洁的化石燃料和生物质能技术),通过提高能源效率控制人均能源需求的增长,以及鼓励使用和进一步开发更具有可持续性的能源技术。

  在世界大多数地区,燃烧化石和生物质能燃料产生的废气排放,是与能源相关的空气污染的最主要原因。从化石燃料的开采到生产所引发的上游排放,到化石燃料燃烧供能,诸如交通、取暖和做饭等终端排放,能源相关污染是全过程排放的。

  亚洲拥有全球人口的58%,人口在1000万及以上的城市(即所谓的特大城市)占世界的一半。过去40年来,亚洲城市人口总数增长了近三倍,从1960年的3.4亿到2002年的13.29亿。各国工业、交通领域和生活领域日益增长的能源消费已经对空气质量管理构成了挑战。

  尽管多数亚洲城市有能力将二氧化硫(SO2)浓度降到安全水平,二氧化氮(NO2)的浓度却在逐步上升。中国尤其关注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NO2NO也称为氮氧化物NOx)的排放,中国工业的迅速发展和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加剧了空气污染。城市空气严重污染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广泛使用煤进行发电和家庭供暖以及汽车数量的增长。

  对于世界上的极端贫困人群,空气污染最有害的影响来自于室内污染,主要是燃烧家畜粪便、秸秆或木柴等天然固体燃料造成的。对于经济较发达国家,城市室外污染是主要问题。当经济发展水平达到最高时,本地或全国范围内的影响可能大为减少,但是较大区域或者全球性污染物带来的严重影响仍然存在,如通过气候变化产生影响。

  在一项综合了许多研究成果的大型风险评估中,世界卫生组织对室外空气污染、吸烟、不安全饮用水和卫生条件等主要风险因素所引起的疾病和早死进行了全球负担比较。结果显示:从潜在的、可预防的寿命减少这个角度考虑,固体燃料造成的室内空气污染是世界上第十大健康风险,每年造成全球80万~240万人早死。在发展中国家,由于燃烧固体燃料所引起的室内烟气污染估计是第四大死因。与此同时,城市空气污染每年导致全世界大约80 万人早死。

  尽管有这么高的死亡人数,世界许多国家或地区仍然不重视这些空气污染物的负面影响,其原因多种多样,诸如缺乏有害污染物现状及其影响的相关信息资料、缺少采取补救措施的经济费用以及受影响人群主要是穷人这样一个事实。虽然现在有各种各样进行空气污染物监测的技术手段,但在许多地区,因经济因素和缺乏技术人员等问题限制了这些技术的应用。

 

(有删改)

http://www.un.org/chinese/esa/environment/outlook2006/focu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