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 Year Newspaper Reading 07TT Week 3

重庆最牛钉子户和中国失地农民

    当下,重庆最牛钉子户成了境内外传媒的焦点。这位最牛钉子户是九龙坡旧区市民杨武夫妇,看到他们挥动五星红旗,坚守在犹如孤岛的楼房里,令人热血沸腾。

物权制度系统

    刚闭幕的全国人大审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起草工作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物权法的重要性被视为仅次于宪法。物权法是规范财产关系的民事基本法律,包括明确国家、集体、私人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以及对物权的保护。

    物权制度是一个系统工程。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制定的《民法通则》,到九十年代的《合同法》,再到今天的《物权法》,是中共执政后的民法的重要标志性法典。物权法是市场经济体制的一个基本保障,是规范财产关系的一个基本民事法。物权法不明确,财产权就不好落实。《物权法》的基本亮点之一是平等保护国家和私人的财产权。

    物权法平等地保护每一个人,既保护只有一张破棉席的人,也同样保护开奔驰坐宝马的人,前提是那破棉席不是偷来的,那宝马车也是合法所得。可以说,物权法至少给原来始终处于弱势的拆迁户,提供了有的维权武器。物权法对发展商的开发行为产生了制约作用,令开发商在面对这类问题时不能再为所欲为,而要学会尊重业主,协商解决问题。  

纵火害命逼搬迁

    两年前在上海采访,巧遇上海野蛮拆迁夺命事件。上海安福路和乌鲁木齐中路交界处旧称麦其里地块的搬迁,由上海城开住宅安置有限公司负责。这家公司多次威逼一个五口之家搬迁。户主朱建强,住麦其里62号,一二楼已经搬空,他们住三楼。

    搬迁交涉多番未果,一天半夜,负责拆迁的城开住宅安置公司副总经理杨孙勤,带着手下两人,竟然放一把火,想吓吓那家人赶快搬走。大火中外逃的通道全被火舌吞噬,朱建强和妻子、女儿,靠路人驾驶的推土机翻斗成功获救,而他的父母却葬身火海。

    在当局一再强调制止野蛮拆迁的日子里,两个70岁老人被烧死,消息传开,激起极大公愤。上海传媒仅如此报道:乌鲁木齐路一拆迁户火灾,司机升翻斗车救出一家三口。对搬迁公司的放火只字不提。几天后,杨孙勤等三人才以涉嫌放火罪被依法逮捕。

     麦其里是当年上海法租界高档住宅区,在上海市政府一系列旧区改造行动中,麦其里是其中一个项目。在原住户是否能回迁的问题上,大多数居民与城开住宅安置公司发生矛盾。

    麦其里地块拆迁久拖未决,严重影响这一带开发进度。三年来,被强制搬迁的居民不少。不愿搬迁的,常常会家中电线被剪断,玻璃窗被砸碎,煤气被放掉,家居财物被偷,搬迁组工作人员还会带着一帮人闯入民宅大闹。

    这家拆迁公司,即城开住宅安置公司,在上海以拆迁速度快,对原住户办法多,手段强硬,敢啃钉子户硬骨头而闻名。它受聘于上海徐汇区房地局辖下的徐汇区土地发展中心,搬迁中遇到的安置和拆迁裁决,由徐汇区房地局管理,人们说:他们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

    上海的各区政府,全面介入土地市场,卖地获取巨额收入,成立政府全资所有或控股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这些公司成了市场经济推进过程中的暴富一族。

农民失去土地

    这样的事件,在我们身边时有所闻。其实,我们住在城里,看到的还只是城市居民的景象。

    现阶段,中国每年农村正常占用的土地达到 400 多万亩,其中农民耕地所占的比例将近一半,200 多万亩这一数字表明,年均 100 多万农民会失去耕地。多予少取,是中共当局求解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的方针,然而,征收土地的收益分配,农民仅获 5%-10%

    当下,许多社会保障尚未惠及农村,农民失去土地,花掉补偿金,温饱顿成问题。每年 100 多万种田无地,就业无岗,低保无份的公民,必会带来社会动荡,这绝非危言耸听。

    前不久,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披露,当前引起农民上访的主要问题是土地征占,村级财务和环境污染,其中,土地征占问题所占的比重最高。保障失地农民权益亟待解决。 

http://newsvote.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6490000/newsid_6495200/6495237.stm 

(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