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 Year Newspaper Reading 07TT Week 4

卡梅倫穿中國鞋的尷尬

上星期,保守黨領袖卡梅倫啟動今年的地方選舉競選活動,前往肯特郡達特福德幫助清掃垃圾。

那一天,他腳上穿的是一雙棕綠黑三色交織的便鞋。這雙鞋看來並不起眼,但來頭卻不小。鞋的名字叫做再穿一回(Worn Again),售價 65 英鎊,限量發行。它的最大特點是完全由回收的廢舊材料製成,其中包括倫敦消防員的舊褲子、廢舊的汽車座椅等。每售出一雙,公司還向照顧無家可歸者的慈善組織捐獻6英鎊。

再穿一回在英國頗受一個特定人群的歡迎。它不僅僅代表著道德消費的時尚,還顯示著關照窮人的愛心和保護環境的綠色觀念。

卡梅倫不久前參加一次植樹活動時穿的也是這雙鞋。要展示自己拯救地球、治國愛民的遠大抱負,有什麼比穿一雙愛護環境、幫助窮人的鞋子更搶眼呢?

中國製造的尷尬

    搶眼,也就引發了人們追根刨底的好奇心。《星期日郵報》披露,再穿一回的部分原材料確實是在英國回收的垃圾,但鞋卻是在中國製造的:廣東東莞市塘廈鎮的光輝鞋業有限公司。

倫敦消防員的舊褲子運到幾千公里之外的東莞工廠,做成鞋子後又需要走幾千公里運回倫敦,這個過程留下的碳足印與埋掉一條舊褲子相比恐怕只會大不會小。

我登錄再穿一回母公司、總部設在倫敦的 Terra Plana 網站。網站稱,他們奉行的準則是,做鞋的人應當從中受益、而不是受剝削,他們在中國的工廠完全遵循國際通行的勞動標準。網站還說,再穿一回有強烈的社會良知。

但公司也承認,國際上對中國的勞工狀況包括工資水準、安全保障、工人結社、加入工會的自由等存在擔憂。為此,他們已經知會工廠的管理集團,希望一名工人或者一組工人能夠定期給自己網站上的博客日記投稿,向外界介紹工廠和工人生活的真相。

看到此處,心中不由產生疑問。民工買得起電腦嗎?願意買電腦呢還是寄錢回家呢?民工的宿舍有寬帶嗎?是否會寫英文呢?工作了一天之後還有精力寫博客嗎?即使有精力是寧願寫日記還是加班賺錢呢?

中國國內媒體經常報道,東莞鞋業面臨民工荒,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因為制鞋業勞動強度大、工作環境差。

Terra Plana 的設計師克拉克今年1月接受《新消費者》雜誌採訪時說,中國工人的工資當然比不上英國工人,但中國工廠的工作條件與中國現在的經濟發展水平完全匹配,他本人就完全不介意在那樣的條件下工作。

克拉克有沒有住過中國工廠的集體宿舍呢?

倫敦消防員的舊褲子被回收了,減輕了英國填埋垃圾的壓力。但是,中國的環境呢?

東莞,昔日清澈的運河水變得又黑又臭。中國官方承認,東莞的水質已經屬於重度污染,對兩岸的農作物生長、居民健康都構成了威脅。東莞地區人口劇增、行業排污等都是導致污染嚴重的因素。

為了抵消制鞋過程排放的二氧化碳,Terra Plana 每生產一雙再穿一回捐給關照環境組織 15 便士。

《星期日郵報》估計,每雙鞋的成本大約是 13 英鎊,捐給無家可歸者 6 英鎊之後,利潤仍有 46 英鎊。從 46 英鎊中拿出 15 便士,聊勝於無,但卻稱不上慷慨。

再穿一回推崇利用再生材料、關照英國窮人的舉動可喜可贊。但卡梅倫有沒有反思一下中國民工的生活條件和待遇呢?如果卡梅倫親眼目睹東莞的污染狀況,不知道他是否還會覺得自己腳下的鞋對環境保護做出了巨大貢獻?

坐著飛機趕火車

不否認,卡梅倫可能只是看中了再穿一回的款式和價格,根本沒有考慮鞋子代表的價值觀念,也沒有希望通過穿鞋給自己戴個綠色光環。

說起卡梅倫的鞋,也就聯想起了他其它一些舉動。卡梅倫是真綠還是假綠呢?

從上臺的第一天,投藍黨一票、走綠色之路(Vote Blue, Go Green)就成了卡梅倫的口頭禪。騎自行車上下班、去北極拉雪橇、在家裏安裝風力發電的渦輪

騎車上下班,既追逐綠色時尚,更顯得朝氣蓬勃。直到有一天《每日鏡報》披露,他的司機開著車跟在後面給他馱著公文箱、皮鞋和乾淨的襯衣。

買了新房,卡梅倫聘請生態建築師、斥資一萬英鎊,要把它改建成綠色家居的典範。太陽能熱水器、循環濾水系統、風力渦輪一應俱全。一萬英鎊的投資平民百姓可是支付不起。

去年,卡梅倫在一個叫做波裏(Bury)的鎮子坐火車宣傳使用公共交通的環境優勢,但他卻是乘直升飛機去的火車站。

有人說,卡梅倫是誠心誠意地關照環境;也有人說,他不過是在拉綠色選票。

但不可否認,卡梅倫經常不斷地在媒體上捶胸頓足地大談環境,確實起到了很大的宣傳作用,把問題提高到了更廣、更高的層面,同時也給工黨施加了更大的壓力。

    您看,卡梅倫的綠色信譽該得幾分呢?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6590000/newsid_6591100/6591101.stm 

(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