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nd Year Week 1 TT03

 Topic: SARS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Click on for sound.

记者在征得同意后,拨通了北京地坛医院一非典病房的电话,与周琳取得了联系。我现在感觉很好,很想出院,但大夫要求必须痊愈才能出院。从周琳的语气中记者听得出她的心情很愉快。

  我希望能够回到家中与家人一起过五一。周琳告诉记者,地坛医院原本安排她下周出院,但她目前感觉恢复得很好,29日她主动向大夫请示早点出院。为周琳主治的焦大夫在认真核实她的情况后,答应她必须在明天拍完胸透后,检查没有异常,可以在五一节那天出院。

  周琳回忆说,她是在出差香港回来的第6天感觉头和背很痛,后来症状越来越恶化,到4月4日晚上开始发高烧,第二天便转入到地坛医院。20多天来,我在医生护士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下,病情很快好转。交谈中记者感觉到她对医务人员始终充满着感激之情。她说:

  一进来时,当晚发烧39摄氏度多,正好碰上医院正在抢救一位外国人,我心里非常紧张。以后连续发烧4天,接着3天没有发烧,然后又发烧。发烧的时候,头和全身痛得非常厉害,还很憋气,浑身乏力没有劲。一开始用药量很大,主要是输液,从早上一直输到下午,晚上还要输几个小时,还要打退烧针,一直躺在床上,说话喘气。到第11天开始退烧,感觉慢慢在恢复。

  我十分感谢这里的医护人员,他们不光是在疾病上给予我治疗,在精神上也给予很大的支持。因为得了这个病的人心情很不好,她们在精神上给我的关心起了很大作用。记得我入院第二天早上根本不想起床,昏昏欲睡,情绪特别不好,但护士一进房间,就叫我的名字说:嗨,快起来吃早饭了。护士说话的语气一下子就把我带入了一个正常人的状态,我当时就感觉心情好转了许多。

  她们(护士)为了我们,付出得太多了。有一位叫李岩的护士,每天与孩子通电话时,6岁的女儿老是问她妈妈什么时候能回家?这时李岩从口袋里掏出女儿的照片,一边看着照片一边流着泪说:妈妈得过一段时间,等得这个病的人少了一点的时候,再抽出时间回家看你。这就是我身边美丽的白衣天使,一想起这些感人的场面,我全身都有了战胜病魔的力量。

  现在他们每天这么忙碌,但在我准备出院的时候,仍然在为我着想--保证我身体的各项指标合格后才准许我出院。我现在最希望能早日战胜非典,让所有病人能早点出院,让白衣天使早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