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rd Year Week 3 TT03

Topic: Would world-wide democracy ensure world peace?

谁是美国的敌人

本报特约记者  郭斯仁

为确保所谓的绝对安全,近年来美国是穷尽其能:
  积极构筑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安全体系。冷战后,美国军事战略几经调整,确定了跨世纪的塑造反应准备三位一体的军事战略,即塑造有利于美国的国际环境;坚持打赢两场几乎同时发生的大规模战区战争,确保美军能对各种危机做出迅速有效的反应;立即着手为对付未来挑战做好准备。为推行这一战略,在欧洲,美积极策动北约东扩,推出北约新战略,对南联盟大打出手,构筑以北约为核心的全欧安全体系。在亚洲,强化与日、韩、澳、菲和泰等的军事关系,建立以美军前沿存在为核心,以双边同盟为基石,以多边合作为补充的亚太安全格局。美国同时在欧洲和亚太两个地缘战略重点地区布局造势,主要是想防止在欧亚大陆出现能对美地位构成挑战的大国或大国集团。
  在军事上谋求压倒性优势。今年2月,克林顿向国会提交的2001财年国防预算为3054亿美元,比2000财年高出165亿美元,这是冷战后美国第二次大幅度增加国防开支。当前,美国军费已占全球军费的35%,相当于其后军费开支居前八位国家(地区)军费的总和。美还在全力推进新军事革命,建立面向新世纪的军事体系。为此,美正加紧开发新一代武器,一旦装备部队,美军的作战样式将发生重大变化。美在拥有庞大核武库同时,还在加快发展导弹防御系统。美《国防报告》称,通过以上措施,美将确保20年后压倒性的军事优势。
  大力实施新干涉主义。由于国际战略力量失衡,国际安全机制尚未形成,没有对美国的有效制约力量,使得美国对外使用和威胁使用武力的倾向上升。特别是去年,美国推动北约对南联盟发动代号为盟军力量的大规模空袭,开创了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绕过联合国武装干涉其防区外一个主权国家内部事务的先例,是企图以西方价值观和利益为基础、用武力确立世界新秩序的一次实践,具有极大的危险性和破坏性。
  表面上看,美国正在编织一个密不透风的安全网络,似乎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是,美国从本位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立场出发,追求本国安全和利益的最大化,将自己推上了无限扩张的不归路和世界各国的对立面。它一方面扛起民主与人权的大旗,另一方面又大规模扩军备战、横行霸道,无疑是在塑造和培育着自己的敌人。新现实主义认为,绝对的霸权必然招致绝对的衰落,国际社会的平衡机制会推动其他国家联合起来共同抵制霸权。因此,美国真正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它这架功能错乱的国家机器本身。美国只有适应世界政治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历史潮流,排除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思维怪圈,与世界大多数国家相处以安,方可能赢得真正的和平。
  为配合美国政府的对外战略,美国战略界提出了名目繁多的学术观点,如文明冲突论、民主和平论和霸权稳定论。这些说法,不同程度地为美国政府所吸纳,成为美国推行霸权主义的理论依据。美国战略界看似红火的景象,正反映出多数人的战略贫血。他们看不清国际局势的确切方向,搞不懂美国真正的国家利益何在,也就使美国在战略盲区中手持大棒和傲慢逐渐步入历史的死胡同。一旦世界各国的怒吼掀起大西洋的风浪,恐怕自由女神高高举起的手臂要当空折断了。 
    《环球时报》 (2000年05月26日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