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 year W4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在北京,吞世代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群体。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父母的消费和整个家庭的开支。日前,记者就此事走访了青少年问题研究专家、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他告诉记者,德国在10年前就提出了少年是家庭消费发动机的概念

  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某银行职员赵先生带着太太和女儿一起来挑车。家中的两位女性意见不一:赵太太看上的是蓝色的宝来,9岁的女儿佳佳则对红色的POLO情有独钟,赵先生则提倡买银灰色的捷达。最终,一家人将一辆艳红的POLO开回了家。之后,赵先生成了红POLO的司机,最高兴的则是女儿佳佳,每天都坐着专车往返于学校与家之间。

  老师给11岁的小虎在家校联系本上写下不遵守纪律,带头违纪,并造成恶劣影响的评语。小虎委屈地说:他取消了我们的体育课,非让我们在教室上自习,于是,小虎自作主张,带领全班同学跑到操场自己上体育课去了。

  记者李先生的女儿云儿上初一。今年暑假,云儿主动要求学习跆拳道。她撇开了父母,自己去找道馆,还拿出上千元压岁钱购买服装。女孩对跆拳道很感兴趣。大多数父母也都不反对,都说就算是掌握一门防身术吧。跆拳道馆的教练如是说。   ?

  健健刚满11岁,他最喜欢浏览新浪网新闻主页,对国内外动态新闻的了解甚至超过了父母。在某杂志社任总编的母亲不得不承认,互联网对开拓健健的知识面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有一次在长安街堵车,健健告诉我是韩国总统访华。然后,他又给妈妈讲解了一些连妈妈都不知道的关于韩国总统卢武铉的背景

  和所有孩子一样,东东喜欢玩电脑游戏。东东妈告诉记者,有时候儿子玩的游戏整个屏幕上没有一个中国字,全是日文。她从未教过11岁的儿子学任何日文,但儿子顺利地过了一关又一关。东东妈忍不住问:看得懂日文吗?

  儿子说不会,但他说一看屏幕上的图案就大概知道要怎么玩下去,如果真的遇到难题,只要上网问,或者找同学切磋,实在不行,按照游戏软件上出品厂家的服务电话打过去,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小文对高科技新产品的关注度和探索能力很强,小文妈如今索性不花时间研究,无论是购买了新手机还是IT产品,都会先丢给小文摸索,几天之后,十多岁的小文就能教在保险公司当副总的父亲和在大学当教授的母亲如何使用,在父母眼中,小文现在简直就是一个超级无敌数码通。    ?

  每逢课间,北京某贵族学校门口的铁栅栏处总是挤满了孩子。他们向每一个路人或者进出校门的人哀求:阿姨、叔叔,帮我带点儿肯德基吧。

  而更多的学生则在午餐时间用手机拨通好伦哥的订餐电话要外卖,对于他们来说,吃上一顿价值四五十元的洋快餐根本算不上什么。

  小光妈开了一辆桑塔纳轿车,小光显然对已经5岁的老爷车不甚满意。在几次要求妈妈换成帕萨特未果的前提下,小光郑重其事地对妈妈说,其实帕萨特也不是太好,还是等我赚钱了,给你买一辆奔弛吧。

  每次和爸爸出门时,小光都会着父亲对看到的车子问东问西。小光喜欢看奔驰、宝马之类的高档车品牌,认为这些车代表车主的成熟气质和尊贵地位。但他对跑车的感觉一般,太小,只能两个人坐,而且大多是女孩子在开。

  多多在北京一家有名的贵族学校上初中一年级,父母在他身上的开销大约是每年20万。多多现在用的是三星可旋转彩信手机,他认为诺基亚7650个头太大,对它不太感兴趣。而前两年名噪一时、价格曾高达7000余元的三星ANYCALL白色双屏手机,早就被他送给了自己的补习教师。今年7月,多多跟着学校的游学团去了澳大利亚,他在那里三个月的开销是6万元人民币。去年,多多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加拿大游学团,三个月7万多元的基本开销除外,多多还在当地的商场一气儿买了三双珍藏版乔丹十四代的球鞋,回到家,随身带的2万元美金所剩无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