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th year W5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打死我也不结婚

公司里年轻人居多,相比之下,东升已经不算年轻,但由于他的外表时代感强,没有人能说准他的年龄。东升非常会享受生活,从不错过任何一次玩耍的机会,他的收入和业余时间,全部用于旅游、打球、打机、打枪、泡吧、唱歌、跳舞、开车等有趣的娱乐。
  东升从不穿过时服装,从不提及往事,他敢花钱,敢追求任何一个看得上眼的女孩子。每个上午,他总是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姗姗来迟。但他开始工作后就声势浩大,跑来跑去,电话不断,手机疯响,在走廊里大呼小叫。同事们从没听说过他要接送孩子,也不见他加班挣钱。下班时间一到,他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有业务需要和他联系,他的工作手机总会自动关机。
  在东升的对面,坐着一个同样让人说不出年龄的女子暮霭。她那老态龙钟的母亲曾来看望过她,因此暴露了她不可能太年轻的背景。这女人同样的衣着入时,香水喷喷,光滑的皮肤,灵活的眼神,全无少女的慌张与少妇的狼狈。她有赴不完的约会,聊不完的电话,有无数不知名的人给她送花。
  搞卫生的阿姨对东升和暮霭全无好感,他们的桌面不仅零乱不堪,而且总是放着未吃完的早餐和零食,凋谢的鲜花散发着异味,桌底下放着发臭的球鞋、丝袜。每当老鼠蟑螂来光顾时,顺便在周围的纸张上拉屎。  ?
  长假过后的早晨,东升和暮霭穿着相配的西服,挽着手回公司上班来,一时迎来欢呼声此起彼伏。中午,他们一齐到餐厅进餐,给对方的碗里夹菜。好了,两个老牌“单身贵族”终于归顺世俗,正规地谈起恋爱来,这很叫人们满足了一阵子。
  某天,东升与客户谈妥的合同放在家里没有带来,而他又忙于另一项业务,于是用对老婆才有的口吻,让暮霭回家去把合同拿来。某天,暮霭急着赶赴某公司的剪彩仪式,熟络地让东升回家为她取一件首饰。看来,这对风流潇洒的大龄男女的恋爱进度颇快,彼此已经拥有了对方家的钥匙。
  可是东升和暮霭似乎并不急着拉埋天窗。人们发现,他们之间亲密但并非无间,虽然从来不吵架,不耍性子,但两人只是结伴上班,从不结伴而归,他们总有各自的夜间节目,各自的朋友圈子。这算什么呢?   ?
  公司员工将集体到西藏旅游,东升和暮霭都是热心组织者之一,人们定要在旅游中考验一下这对男女王老五的关系到底有多深。
  旅途中,他们一如情侣般互相照顾,说悄悄话,同住一房间,同吃一盒饭。在青藏高原,暮霭的反应特别强烈,头疼欲裂,一度她非常痛苦,以为自己即将要死了,只见她拉着东升的手,要他承诺,让自己做一次新娘。东升抱着奄奄一息的暮霭,站在高原灿烂的蓝天白云下,庄严宣布了他的誓言:“天地作证,我愿意娶暮霭小姐为妻,与她白头到老,给她幸福。”人们争相为他们拍照,有人感动地流下了泪水。暮霭倒在东升的怀里满足地微笑着,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
  死神没有来,它躲在珠峰后面看热闹。暮霭安全返回,公司上下只等着两位幸福的人发结婚请帖了,大家期待着重演高原蓝天下的壮丽一幕。可是这一对蓝天作证的人物,竟然各自找了新的相好。一年轻女子常闯进公司,公然坐到东升的大腿上,而暮霭视而不见。一男人常开车来接暮霭下班,东升还对他微笑打招呼。
  好事者终于按捺不住,在走廊里截住东升问他为什么甩掉暮霭?又有好事者围着暮霭审问:“东升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忍心?”东升和暮霭非常惊讶,他们只是交了新朋友,难道做了什么错事啦?
  明查暗访显示,东升和暮霭从来不曾谈婚论嫁,也不曾海誓山盟,他们说,仅仅是好过一场而已。他们就是喜欢不断地更换恋爱对象,体验不同的浪漫,体验各异的乐趣。他们似乎不太在乎恋爱的对象,只在乎保持自身对恋爱的激情。既然他们两人的感情已经到达了高峰,也就该换风景了。男人需要一个深入他们感情深处的女人,女人需要一个为她所激动的男人,如同人们需要打球和旅游的快感,需要工作和休息,他们谈谈恋爱,仅仅是生活的必需品之一。
  目前,东升和暮霭合租一套高级公寓,合用一辆小轿车,这样既可以节省开支,也可以更放心地睡觉。说到结婚这门子事,他们异口同声:“呸!结婚这陷阱,打死我也不会往里跳。”     ?